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 > 正文

转型之苦:程序员转行做吊顶工 恐高不敢往下看

发布时间:2017-12-26 11:34 | 来源:一号站娱乐平台,一号站平台官网,一号站娱乐总代 浏览次数:

  此前,一张称建筑工人年薪超10万元的工资单在网上热传。近年来,蓝领工人薪水超过白领已成趋势,许多白领面对电脑前成堆的文件,就常常开玩笑称好想转型去搬砖。

  实际上,这样的玩笑话真被不少人付诸了行动。连日来,重庆晚报记者采访了3位从白领转型蓝领的年轻人,他们的高薪背后,所付出的艰辛也超乎想象。

  程序员转行做吊顶工 恐高不敢往下看

  昨天下午,重庆晚报记者在北部新区翠云的一小区房里见到了24岁的李祥(化名),他戴着一副眼镜,模样白净、书生气十足,李祥和一位老师傅是做活的搭档。老师傅年纪大了负责给他递工具,李祥爬上爬下地完成吊顶工作。

  李祥毕业于巴南区某职业学校,学的数控专业,3年前,拿着高职文凭的他,进入合川一家公司从事数字化编程员的工作,转正后月薪3000多元。李祥结婚后,妻子家是在主城做建材生意的,为回到主城与妻子在一起生活,李祥转型了。面对编程员和妻子家里介绍的吊顶工工作,李祥选择了工资更高的后者。

  “我现在根本不敢往楼下看,我有点恐高,只要看一眼脚就发软。”在这间位于31楼的屋子里,李祥踩在阳台上的木凳上,来回走动,订木条、打钉子、安扣板,3个小时,在难得的凉爽天气下,李祥的衣服仍被汗水打湿透了。老师傅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在这行里,李祥算是高文化的,看起来就像个大学生,但吃苦的劲并不少。昨日,李祥的门店老板杜女士说,李祥的工资已达到每月8000元。

  李祥:以前坐办公室工作,常常嫌无聊,现在想来可以对着电脑吹空调,完全就是享受。这个工作每天从早忙到晚,但最害怕的还是夏天吊顶,害怕万一中暑了,脚打滑会发生意外,“可能再坚持几年,等攒够钱了,就自己开店。”

  销售员转行当木工 吸入木屑比盐多

  前日一早,渝北龙溪镇某楼盘里,26岁的廖勇(化名)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机器一开动,令人想捂耳朵的“咔咔”声便在整个房间里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满屋飞扬的木屑,廖勇没有戴口罩,他说这样的工作要持续两天,一直戴口罩就难以呼吸了。

  个子高大的廖勇说,高中毕业后,就没少折腾,跑过项目、坐过办公室,还做起了销售员工作,月薪3000多元,但每天穿得体面,时间自由。眼看女儿要上小学了,为给女儿赚学费,两个月前,跟着父亲老廖一起做木工。对于儿子的选择,做了20多年木工的老廖说,他一开始也并不赞同,觉得这份工作太辛苦,易患上鼻炎、咽炎甚至吸入性肺炎等职业病,但看到儿子很坚决,他也不好再反对。

  下午5点过,廖勇和父亲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廖勇抖了抖身上的木屑说,每天吸入的木屑真的比每天吃菜的盐巴还要多,一回到家洗了澡就要立刻睡觉,不然第二天6点出门做活根本打不起精神。

  廖勇:木工的薪水是300元/天,这一行越老越吃香,但是噪音和木屑仿佛植入我的生活,连做梦都是这两样东西围着自己。因为这份工作,放弃了所有的社交,就连微信也玩得很少,感觉一当工人,就彻底与年轻人的世界脱节了。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