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美食 > 正文

美国的政治正确与民主反智

发布时间:2017-12-09 15:22 | 来源:一号站娱乐平台,一号站平台官网,一号站娱乐总代 浏览次数:

美国大选是这样的游戏--选战时两党全力开动攻击对方的舆论机器,选举结果出来后则败选者愿打服输,向胜者祝贺。这是民主选举的基本游戏规则。现在的美国大选游戏发生了变化-作为共和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却是不折不扣的大嘴巴。但是民主党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她陷入"邮件门"丑闻不可自拔,她的诚信受到了对手和美国民众的质疑。

人们可能依然觉得希拉里"更好"一些-毕竟希拉里曾是第一夫人,而且是奥巴马政府曾经的国务卿,行政经验要比特朗普多。奥巴马总统也强调希拉里是最有资格当美国总统的人。

8月2日,奥巴马也对特朗普作出了最坦率的评价。他直言特朗普实在"不适合"当总统,并质问共和党大佬为何还要继续支持特朗普。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奥巴马的性之所至,而是在白宫与来访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联合记者会时这么评价特朗普的。

这很不寻常。除了奥巴马基于民主党立场对特朗普的攻击,也是讲给盟国听的。从欧美到亚太,美国的盟友们对特朗普的意外崛起感到意外和焦虑。尤其是美国的亚太盟国,特朗普曾经强调美国不能为亚太各国提供保护伞,对于日本--特朗普甚至直言日本可以发展核武器来自我保护。

看来,奥巴马不仅仅是批评特朗普的大嘴巴,而是因为其"对欧洲、中东和亚洲问题缺乏基本认知,这些都意味着他完全不能胜任总统这份工作。”

特朗普也并非寻常人士,他反唇相讥--奥巴马和前国务卿希拉里联手缔造失败的外交政策,导致世界越来越不安全,都不适合担任总统。

奥普两人的,全世界都觉得特朗普更不靠谱一些。但是特朗普对奥巴马和希拉里外交政策反驳,谁能说没有道理呢。当前中东的叙利亚乱局和糟糕的反恐形势,的确和奥巴马的中东战略回撤脱不了干系。奥巴马对"阿拉伯之春"的虚妄想象,以及对于中东反恐(打击IS)的绥靖政策,其实也和欧洲的难民危机有着直接关系。土耳其政变导致的美土关系生变,以及美俄关系的恶化,也都是奥巴马错误中东政策的副产品。

还有亚太中美两强的直面博弈,以及西太平洋地区连番的局势动荡,更是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结果。重返亚洲战略,希拉里也是"设计者"之一。所以,特朗普对奥巴马和希拉里都不适合做总统的反驳并非没有道理。

获得共和党支持特朗普,也变得越来越聪明。他对奥巴马和希拉里外交政策的批评,其实代表着共和党的一贯立场。这也意味着,当特朗普成为共和党的"共主"后,特朗普在外交政策方面,开始慢慢回归共和党主流立场。这种回归,也让共和党在支持特朗普的时候,少了一些担心和焦虑。

尽管希拉里的民意支持率一直高于特朗普,但美国民众不是一人一票的直接民主,而是采取选举人制的间接民主。靠民意支持来评判谁更有机会成为美国总统,只能权为参考。在以往的舆论战中,希拉里总是为特朗普牵着鼻子走。现在,希拉里"邮件门"丑闻还没有完全消毒,特朗普和希拉里两个人的战争,现在还真的难以判定胜负。

无论是奥巴马还是希拉里,除了直接批评特朗普,就是期望在共和党内挑起内讧。奥巴马在讽刺特朗普不适合做总统的同时,还不忘对当年的共和党对手"表扬"一番--奥巴马直言和前竞选对手约翰•麦凯恩和米特•罗姆尼之间也有政治分歧,但从未感觉他们不具备当总统的基本素质。

但这并没有多少意义。现实是,特朗普就是希拉里的对手,如果说特朗普不够格,其实也贬损了希拉里的总统素质,更深了说,也是美国民主政治的不堪。

美国大选的"口水战"还会继续,但大选结果只有一个,美国总统要么是特朗普要么是希拉里。特朗普当选总统的概率也有50%,奥巴马总统如果全盘否定特朗普,等于否定了美国民主和两党政治的正确性。

看来,批评特朗普,奥巴马、希拉里和民主党人也要小心呢。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