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广东 > 正文

天津爆炸唯一幸存消防员 将用一生走过那个夜晚(2)

发布时间:2017-11-30 12:52 | 来源:一号站娱乐平台,一号站平台官网,一号站娱乐总代 浏览次数:

“我后来去过那个消防车存放点,很震撼。这么坚硬的消防车都会烧成空架子,或者是被砸成废铁。当时我就想象,我那些战友在现场经历的,是一个怎样的人间地狱啊。”

天津爆炸唯一幸存消防员 将用一生走过那个夜晚

△ 成为废铁的消防车

祭 坛

“今天中午做了个噩梦,在梦里出现了刘程,杨钢,訾青海,还有其他战友,慢慢地感觉到我在做梦,想醒过来,但是全身动不了,后来费了很大的劲才醒过来,脑袋非常痛,却也很想多梦一会,很纠结。”

这是张梦凡在微博上记录下的一段话。那时距离大爆炸过去已二十多天,他不久之前刚开始启用自己的微博,“絮絮叨叨”地发布一切与牺牲战友有关的内容,这里,成了他悼念战友的一个特殊的“祭坛”,也是他漫漫自我救赎之路的第一步。

在八大街中队的合影中,张梦凡总是出现在角落,是“最不起眼的人”,这种感觉对他来说从不陌生。他曾在微博上这样描述少年时代的自己,“班上永远的最差生,胆小、懦弱,性格老实却受尽欺负”,然而,巨大的变故犹如当头棒喝,他被迫从内向、脆弱的躯壳里挣脱出来。

“这么多战友牺牲的牺牲,在医院的在医院。所以说这个中队我一个人要把它撑起来。”

记者:“这就像是一个部队出去打仗,最后就只有一个人了。”

“是。”

天津爆炸唯一幸存消防员 将用一生走过那个夜晚

△ 八大街中队合影

在张梦凡的“微博祭坛”上,网友们的祝福、鼓励纷至沓来,然而很快,意想不到的责难也出现了。“苟且偷生”,张梦凡无数次地问自己:为什么只有我活下来了?尤其是每一次面对遇难战友家属的时候,这种反问都会更强烈地出现,折磨、煎熬着他的心。

指导员李洪喜的儿子只有三岁,他现在听到消防车的声音,还会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中队长梁仕磊,是中队唯一的大学毕业生,直到那个恐怖之夜过去一个多月后,他的遗体才在爆炸中心6米深的土坑下被找到。 “8·12”后的那个周末,这个待人温和、一身书生气的队长,即将迎来自己与未婚妻领证的日子,然而那个日子却永远不会到来了。

梁仕磊母亲:“我知道我应该为他骄傲,但有时候情不自禁想起来,他要是还在该多好啊。有时候我们纠结就在这,他们不应该死,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就这么碳化了。”

天津爆炸唯一幸存消防员 将用一生走过那个夜晚

△ 在体能竞赛中获奖的梁仕磊

在刘程的社交网站上,张梦凡看到他留下了很多自己录的歌,多数都是献给一位“彤小姐”的。在后来刘程的葬礼上,张梦凡看到了那位“彤小姐” 被人搀扶着的背影。

“8·12”爆炸后,八大街中队的墙体和门窗在冲击波下受损,上级命令:保护好受灾现场,原样不变。但张梦凡还是替杨钢整理了床铺,这是他第一次违背了战士的纪律。

“整个人的脑袋有空洞的感觉,不知道怎么了,把他床铺上的一些玻璃、碎渣全都清理干净,整理得很平,然后在那儿待了很久。”

杨钢和张梦凡同岁,是他相处四年的战友,也是中队确认的第一个牺牲人员。2015年8月10日是他23岁的生日,这一天,他和战友度过了难忘的欢乐时光。生日后的第二天,他走进了那片“死亡之地”,再也没有走出来。

天津爆炸唯一幸存消防员 将用一生走过那个夜晚

△ 大爆炸两天前,杨钢(脸上有奶油者)在中队的生日会

在杨钢生前种下的咖啡豆死去的那天,张梦凡在微博上这样写到:“随着大院的林草树木慢慢枯萎变黄,你也终究让我失望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无法阻止你衰败死去,就如同你的主人,在无法反抗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

“我不能在家属面前爆发,只有自己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使劲哭。后来有战友出院,聚在一起吃饭,我们都哭了。一人端一碗酒,到训练场上给他们敬酒。我说,八个兄弟在下面好好生活,不要逞能了,别再当什么的英雄了。”

旅 途

2015年12月,张梦凡收拾好行囊,走出生活了5年的天津八大街消防队,成了一名退役军人。退伍的原因部分源于他萌生的一个念头:逐个寻访8名牺牲战友的家人,去面对他们——这是他最想做的事,也是他最害怕的事。

“我心里真的特别紧张,因为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我担心战友的家属见到我,会情绪很激动地问我:为什么你活下来了,我的儿子却牺牲了?”

天津爆炸唯一幸存消防员 将用一生走过那个夜晚

△ 张梦凡和訾青海的母亲郭献珍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